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课程设置 > 教学管理 > 优秀学子
产品类别 / CATEGORY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安徽大学国际教育项目中心
电话:0551-65108852 / 65108895
联系人:胡老师,石老师
邮箱:celine.shi@ahuact.com
Q Q:2438975408
地址:安徽大学老校区主教学楼教西209办公室
优秀学子
张一然—国际预科班
张一然—国际预科班

  英澳美加国际预科班项目本科2015级学生,录取院校:纽卡斯尔大学、曼彻斯特大学、东英格利亚大学、萨塞克斯大学等

       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沿路没有指引,若我走上又是窄巷.

       我是带着一肚子抱怨推开那道门的,门外是不熟悉的盛夏,门里的世界像集市一样,熙熙攘攘,空调的冰凉和人群的热浪同时袭来,从来就不能适应多人场合的我,胃里先滑下一块冰,再吞了一口热茶,五脏六腑搅在一起,我眩晕,我不管那是晕车、晕船亦还是晕机的感觉,离我最近的座位是我唯一的保护伞,然后如同看戏一样,适时给予掌声和点头.我目光如炬,眼神集中,但思维油门加刹车在大脑里漂移,麦克风前的那位老师在我眼里不停打着旋,同时转圈的还有那些不停举手发问的学生和家长.

       当然我一句也听不进去,那时我的心里还装着那个三流的高考分数,对父母、对亲戚朋友说不尽的抱歉,以及高中老师的咬牙切齿和讥讽.

       你们都懂那种被强迫的感受,自编的剧本无力从心自导自演,天上垂下几根绳子,栓着你身体的每个部位,控制着你的四肢、你的心、还有你的思维,你像一个木偶一样,跳从来没跳过的舞,唱没听过的歌,戴着面具说假假的笑话,没人解救你,心都被禁锢着,所处的是给你一艘船,都渡不出的海,又有谁能摆渡你?

       哀莫大于心死,哀莫又大于心不死.高二一万次休学去写作的念头被议会提案,然后十万次被枪毙,胎死腹中,包括我对最亲密的人说的那样,我把自己类比韩寒,他行我也行,他杯中窥人,我独影阑珊;他三重门,我三十三重天;他一座城池,我万丈深渊.没有我的机会.冰与火之间,父母把殷殷期望化作窗前满月的伤,我点头默许接受他们的安排,当然这其中有陈锦老师打动那一番话的功劳.

       温瑞安有一句话,我悲伤又骄傲,悲伤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理解我,骄傲的是我不需要别人的理解.这话我喜欢,不过我既不骄傲又需要理解.还有一句话,是张嘉佳说的,自卑爆发尚且可怕,行之际偏加诸无知,那便是可悲的了.所以我选择走所有人都看重的路,也是唯一光明有希望的路,所以我点头默许接受他们的安排,当然这其中有陈锦老师打动那一番话的功劳.

       陈老师说,在你看来,中国儿童文学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我说,大部分作者都是又卑又亢,写着模棱两可迎合市场的书.

       陈老师问,那你进入这个文学圈,你会怎么做?

       我说,我也会又卑又亢,模棱两可迎合市场和家长.

       矛盾的心理,无厘头的愿景,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强悍的,但人生有不得不面临的抉择,大无奈击败了小无奈,欢笑投降给泪水,英雄败北给面对,所以我决定选择走这条所有人都看重的路,麦克风前那位老师叽里咕噜说出来的路,几百万人同时追逐的路,也是现在对我而言唯一看得见亮光的路,所以我点头默许接受他们的安排.

       之后呢,一切顺理成章,先是托福打底,彼此都熟络了后,转入雅思班,一心一意投入到语言,写作是英语的,口语是英语的,阅读听力也是英语的,我们学着用大不列颠的语言说话思考交流听歌看电影玩故意调成英语字幕的游戏,也曾一度想掐死千百年前那第一个说英语的人.不过呢,每个人都有卸无可卸的包袱,有退无可退的道路,我就像破釜沉了舟、背水打一战那样,投入了大部分的精力去看雅思学雅思理解雅思,这比从小到大对任何一件事物投入的兴趣还要大,高中没有发泄出来的学习上的草根精神,全都给予了雅思和语言,这时候就是心脏停止了跳动,也敢握住起搏器,无所畏惧了.

       从暑假七月到现在还没过一半的四月,我是学了很多东西的,至少最能体现的好处是,我从山里走了出来,从心里走了出来,然后一个人去面对了许许多多的未知,因未知而无畏,然后不断成长,像树一样,扎根成长汲取营养,最后参天,枝繁叶茂当然也要很多年,这其中又有必要去除虫除草维护修剪,才能安稳参天,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可以是人也可以是树,外表要成长,内心也要慢慢固若金汤,玩游戏的人知道,原地降下一道光环,我升级了,智慧、勇气、气质、涵养随之提高.

       好多人和我说,这可能就是人生的一个转折.

       第一次理解转折这个词是在历史课本里,遵义会议是个转折,挽救了共产党,生死攸关;再理解转折这个词是在中心,我踏进的像是一个迷宫,无穷无尽精彩纷呈,从前猫眼里看世界,现在鸟瞰大千,转折教诲我学会选择,包袱在起点卸下一些,可能走得更远,负担在开始放下一些,可能跳得更高,让眼泪掉队,可能坚强更久一些,兜兜转转,微笑挂在脸上会主动一些.这就是转折,让生命轨迹出现变化,面前有一道屏障,用闯劲迎头撞上会头破血流,倒不如,原地等待它的慢慢接近,你融化它,或者它融化你,人是自我的风景,自己好看世界才好看,自己坚强世界才坚强.

       高考之前,我是未成年,和大家一起喊着口号说要前进,暑假之后,我把他们甩在看不见的空巷,然后自己迈着步子走上了一条不熟悉的路.不熟悉的路,未必会走错,我见过许多盲着都成功的人;熟悉的路,偶尔也会迷失,我饱览丢盔弃甲和惊慌失措.芸芸众生,不经意就走到了另外一个结果,开出不一样的花朵,燃起全新的焰火.

       我人不老,心不老,说一些想说的话,我摆摆手,不抽烟不喝酒,我会犹豫地做决定,也会追寻没有轨迹的快乐.可能很多年以后,无所谓有没有参天,到了生命里定数的一个结局,再看身后,全是铺垫,长长的苦痛和恩怨,也能成为微笑地理由,打包了过去,敬一杯茶,说一些想说的话.


服务热线:0551-65108852, 65108895
联系人:胡老师,石老师
Q Q:2438975408
邮箱地址:celine.shi@ahuact.com
地址:安徽大学老校区主教学楼教西209办公室

版权所有:安徽大学国际教育项目中心

合肥/安庆/芜湖/安徽/蚌埠/马鞍山/阜阳/宿州 - 3+2留学 - 1+3留学 - 3+2出国 - 1+3出国 - 国际预科班 - 高考后留学 - 加拿大留学预科 - 美国留学预科 - 高二留学 - 美国高考act - 课程/学校/大学/费用/多少钱/班级/机构/班